苗圩试乘自动驾驶卡车 为智能化打

。当无人驾驶卡车上路后,我们应该再也不用担心霸道的大车逼退小车了吧?
  当世界都在推动汽车、工业制造等实体经济与互联网、当无人驾驶卡车上路后,我们应该再也不用担心霸道的大车逼退小车了吧?
  当世界都在推动汽车、工业制造等实体经济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深度融合,无视它毋庸置疑将沦落到链条的末端。
  11月6日,2017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在上海嘉定召开,展示世界智能网联汽车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商业模式。其预热尤为令人印象深刻,在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台基于人工智能的l4级别无人驾驶货运卡车亮相2017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无人车演示现场,以自动驾驶卡车直观展现大会的科技基调和前瞻属性。
  现场演示的无人驾驶货运卡车由我国本土自动驾驶企业图森未来自主研发,能够实现在现有公路限定路段点到点全无人驾驶,可应用于港口集疏运、城际货运,能够帮助提升道路安全,同时可解决用工荒并促进节能减排。
  工信部部长苗圩、副部长辛国斌、上海市长应勇等相继试乘无人驾驶货运卡车。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波,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诸葛宇杰、嘉定区区长章曦等亦在现场观看了演示。这些大咖的现身再次强调出国家对智能创新的重视,而其试乘行为似乎意味着,无人驾驶汽车上路将成为可能。
  长途货运驾驶条件及环境非常艰苦,对体力、注意力、驾驶经验要求极高。随着老司机逐渐退出,少有年轻人愿意加入这一行业。因此全球各国均出现巨大的卡车司机缺口,在国内也不例外,甚至更加严重。
  有数据显示,2万亿元,“剁手党”带高网购销售,使中国跃升全球第一网购大国。随着快递业务也呈现出井喷发展的势头,中国快递量连续三年世界世界第一。
  司机被要求在制定的时间内迅速将货物运达目的地,他们普遍存在睡眠不足、疲劳驾驶、超速驾驶、违章驾驶现象非常严重,间接带来交通事故高发率和高致死率,长途货车成为公认的“公路杀手”。改变这一局面至关重要,而自动驾驶卡车则被视为解决方案之一。

苗圩试乘自动驾驶卡车 为智能化打

  目前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均在研发自动驾驶卡车。由于市场规模大、场景相较城市道路简单,公路货运卡车普遍被视为可能最快获得应用的自动驾驶场景之一。
  2016年4月份,daf、戴姆勒、依维柯、曼恩、斯堪尼亚、沃尔沃六个品牌参与了首次跨境“卡车车队自动行驶挑战”,从德国和瑞典前往荷兰鹿特丹。参与挑战的卡车通过无线通讯技术彼此互联,由领头卡车统一操控车队,实现自动驾驶。这可以减少驾驶员人数,提高灵活性。不过该挑战要求驾驶员坐于驾驶舱内,应对紧急事件。
  国内企业也在针对于此研发自动机驾驶卡车。在2017年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无人车演示现场,图森未来演示的是l4级别无人驾驶货运卡车。图森未来自动驾驶研发总监吴楠博士介绍,l1-l3级的自动驾驶还需要人类驾驶员不同程度的参与,l4级无人驾驶卡车意味着在限定场景下自动驾驶系统可以完全取代驾驶员,图森未来要做的就是在公路运输场景下的全无人驾驶。
  据图森未来介绍,受测试场所限,演示车速为45km/h,但实际上它可在高速路段实现100km/h的平稳驾驶。其无人驾驶货运卡车使用了10个摄像头和多个毫米波雷达,配合自主研发的核心算法,能够实现环境感知、定位导航、决策控制等自动驾驶核心功能。演示现场,卡车得到出发指令后自动启动,系统对摄像头实时拍摄的图像进行分析,通过物体检测、语义分割等多重算法理解场景,获知可行驶路面,沿规划线路行驶。
  在环岛区域,系统根据高清地图识别掉头区域,利用有限的道路区域平稳掉头。在红绿灯场景下,无人卡车利用v2x 技术进行红绿灯识别和预测,计算红绿灯剩余秒数,并自主判断减速、等待或直行。在行驶过程中,系统检测出前方有故障车辆,自动做出避让超越动作,全程没有任何人工干预。
  今年6月,图森未来在美国加州获得路测牌照,成为全球第33家可在加州公共道路路测的自动驾驶企业,同时图森未来在亚利桑那州也设立了卡车路测基地。目前图森的无人驾驶乘用车已完成从加州到亚利桑那长达410英里的跨州长距离路测。
  图森未来ceo陈默表示:“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应用自动驾驶卡车,帮助提升道路安全,同时降低企业的物流成本,应对用工荒。”